公司本着诚信为本,合作共赢的理念,愿与您真诚合作,携手发展!

能耗监测_山东节能改造_建筑节能-山东伯宁节能技术有限公司

诚信为本,合作共赢

为您提供绿色数字建筑一揽子方案!

0532-86652998
行业动态
您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
公共建筑节能管理存在的突出问题
发布时间:2020-07-27 16:00:00浏览次数:
近年来我国公共建筑节能管理取得了显著进展,但从“接制实际能源消耗量”的角度看,公共建筑节能管理方面仍存在一定的不足。
 
例如,2013年底,《解放日报》《能源世界》《中华建筑报》等集中报道了上海市一批“节能”、“绿色”建筑实际运行能耗“偏高”、“不降反升”的案例。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等实测的六十余座绿色建筑示范项目,其中绝大多数是公共难筑,结果发现实测能耗结果“非常不理想”、节能建筑中出了“能耗大户”。实测结果引起专家学者,政府部门和社会舆论的高度关注,报道指出:“由于对高新技术的盲目崇拜,导致一批绿色建筑成为新技术的低效堆砌”。请看报道中举出的一些实例:
 
“上海一幢办公楼设计时,简单照搬了德国高标准围护结构节能设计,保温性能和气密性很好,却没有充分考虑到本地气候特点而加强通风设计。建成后发现普通建筑在室内温度过高而室外温度适宜时,通过开窗就能快速排出热量,可这幢几乎开不了窗的大楼,只能靠空调降温。”(《解放日报》,2013年11月2日)
 
“一栋老年公寓………每栋楼都装上了太阳能热水系统,恒温循环,燃气辅助加热,保证打开水龙头就有热水。没想到老年人使用热水量很少,设备很多时候空转,单位能耗飙升。”(《解放日报》,2013年11月2日)
 
“有的建筑配备了很好的太阳能热水泵,之前运行良好,由于换了物业公司,管理人员不会用,设备就此成了摆设。有的项目设计科学,建设精心,建成后才发现太阳能板放置的地方完全被隔壁房子阴影遮挡,形同虚设。还有的光伏蓄电池坏了,业主要求更换,物业却没钱换,整套系统就废了。”《中华建筑报》,2013年12月24日)
 
这些现象并非个案,也并非仅在上海存在,在全国各地“绿色建筑实际运行能耗高”的案例也相当不少。不仅在中国,在美国也有相当一批获得LEED认证的绿色建筑能耗很高。例如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2008年宣布,通过对获得LEED认证的156个建筑物案例的实际能源消耗量进行调查,发现84%的建筑物实际运行情况在能源和大气环境项的得分上未能达标。2009年底美国学者John H.Scofield公布的两份材料,通过详细分析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2006年公布的调研数据,指出其数据样本选择时“避重就轻”、“分析方法不科学”,并经过严谨科学分析后指出:在美国获得LEED认证的建筑物,其实际平均单位面积能源消耗量,要比同类型未获得认证建筑物的平均能耗强度高出29%,用数据将“对LEED绿色建筑认证评估体系是否真正带来节能效果、降低实际运行能耗”的质疑推向顶点。
 
近年来在笔者实测的各类公共建筑中,也有一批是获得各种绿色建筑认证、或高度重视节能、选用多种进口节能技术设备的公共建筑,实测发现其能耗强度指标(如单位面积建筑物全年耗电量、单位面积建筑物全年耗冷量等)相当高,至少不比同地区、同类型公共建筑的能耗强度平均水平低。对于这一问题,如果读者回顾本书第3章和第4章,很容易找到答案。例如:
 
节能目标不正确。作为“指挥棒”评估考核体系,不是以能耗量作为重要指标,而是以采用了多少项节能技术、“打钩”的方式进行评价,很容易形成技术堆砌导向;
 
节能理念不正确。既不考虑当地气候在全年不同时间段的实际特点,又不考虑使用者的实际最可能的需求和操作方式,导致高科技堆砌的建筑物及其系统,既不符合当地气候特点,又不符合使用者实际需求,不仅初投资高,而且运行费高、设备资产闲置浪费大;
 
“节能”技术不能正常发挥其节能效果的概率极高。设计、安装、调试、运行控制等过程中任何一点小的错误、失误或把控缺失,都可能极大地降低其效率。第4章讨论的空气热回收机组、冷冻水二次泵系统、变风量空调、冰蓄冷、集中生活热水供应等系统形式都存在类似的情况。
 
以上问题的存在,导致了一批“节能”、“绿色”的建筑物、特别是公共建筑实际“能耗高”、“不节能”。这些问题不但要从理念和技术的层面进行解读和解决,同时也需要从管理的角度进行解读和解决。《相关知识摘自中国建筑节能年度发展研究报告》
 
0532-86652998